《 拯救小说大计划 》青提去皮

4. 争吵

“你有具体形态吗?名字呢?我一直‘系统’‘系统’的叫很奇怪。”周格放下手机抬眼看着这个蓝色屏幕。

“名字吗?我们这边只叫代号的,我是19号。具体形态…也是有的…”周格觉得奇怪,这个“19”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,还有点害羞和不好意思的语气。

“我想想,‘19’的话,我叫你十九吧,然后你没有姓氏的话,就和我姓吧!这样你就叫‘周十九’,怎么样!”

周十九觉得很无语,“为什么我要和你姓?”质问间,蓝色屏幕就变了样。

周格震惊,“我的天,你这具体形态也太可爱了吧!”

周格靠近周十九,摸摸他金黄色的小卷毛,细细软软的,手感一级棒。再捏捏他白嫩的皮肤,看着他这稚嫩的小脸蛋,望着他琥珀色的瞳孔。

这不就妥妥一个小正太嘛!

周十九被她搞得有点难受,不停地用手将周格的触碰挡回去,“你冷静一下!”话音刚落又变回了原来的蓝色屏幕。

“你也太可爱了吧,但凡你之前用这种形态和我说话的,我都不会那么想打你,嘿嘿。”周格笑嘻嘻地抬头望着面前这块自己无数次想要暴打的蓝色屏幕。

宿主你笑得好变态呀……

周十九又变了小正太的模样,“咳咳,之前是我有意在试探你,所以才没有变成这个样子,既然你已经通过考验了,那我以后就以这种形态出现了。”

周格笑眯眯地看着周十九点点头,非常积极。

“是这样的,我觉得你不能就这样摆烂,你还是要好好学习的。”

周格一听这话,脸瞬间就跨了下来,“这你也要管?”周格的语气十分不好,即使面前的周十九用如此可爱的容貌说这话。

“不是的,是因为我记得,原周格就是成绩很好的,而你穿到她的身上,也应该这样。只有按原本的秩序进行才不会继续让这个世界崩坏。而且我记得如果世界秩序安稳是有任务奖励的。”

周格没有顺着周十九的思路继续说。“我的任务不是帮助这个世界回到一个正常的逻辑秩序吗?万一我要是…如果就是因为继续学习,导致这个世界进一步的崩坏,也不是没有可能吧。”周格越说越有理,便理直气壮地看着周十九。

周十九在之前就对周格进行了一定的了解,知道她吃软不吃硬,而且很犟,非常倔强。

周十九顺着周格的话继续说:“是哦,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诶!”先顺毛,再讲理。

“对吧,我看了那么多穿书文,怎么可能会不了解。”周格的话没有得到质疑便越发的肯定了。

“可是我的功能不强大,经验也不丰富,我现在所知道只有这个能得到奖励。你也知道,系统奖励对宿主是具有重大作用的。”

周十九开始扮委屈,“而且,如果我的宿主长时间没有获得奖励的话,会判定我为更低一等级的系统,然后就会降职,削减我的工资…”

“那你就加加油,早点知道还有其他什么办法。另外…能力不足就自己锻炼去,加油哈!”

周十九的内心受到了伤害,直接不说话下线了。

虽然周格表面是这样说的,但是心里还是记下了一笔,没有打算继续摆烂了。

周格突然想到:“等一下!你还没告诉我解锁的任务二是啥呢?”

回应周格的是一块蓝色屏幕「攻略男二周上秋」

好俗啊……但是也合理。

“是这样的,你有没有想过来个创新,说实话我更加想要攻略原周格或者女主。毕竟好像一直都是在攻略男主或者男二什么的,为什么不试试另一种呢。万一这种形式的创新,得到了你们上级的认可,你是不是就能加工资了!”周格被自己的想法惊喜到。

我这也太聪明了吧!

「你还嫌这个世界不够乱吗?你忘记自己为什么穿书了吗!」

周格尴尬地吐吐舌头,表示自己知道错了,便没有再继续说自己的新想法了。

其实周格也并非是胡诌,相比于自己对于男二周上秋经历的认识,她更加同情且心疼原周格的经历,同时原书中林端月的暗恋故事也是让周格感动过的。

周格一直是一个女主控,所以她还是希望这群女孩可以更加幸福,不受挫折。

过了一会儿,就从书包里拿出作业,开始学习了。

周十九虽然下线了,但是周格的举动他还是能够看见的。

真是个既刀子嘴豆腐心,又别扭的女孩啊。

周格写了一会儿,便就开始抓头发了,抓了一下,又担心自己的头发就又松手了。

为什么这个世界没有搜题功能!

周格还在苦恼的时候,桌子上突然出现了一台手机,旁边还有一张纸条「我觉得这台手机中的一个功能你现在非常需要。这是第一个奖励哦!——周十九」

周格凭借着周十九奖励的手机和自己的努力,终于啃完了作业这一块巨大的饼。

“万恶的周一还是到了,学生就是学生,是永远逃不掉上学。”即使周格顶着黑眼圈,嘴里还在碎碎念,但是身体还是在为上学做着准备。周格抓了包吐司,就出门了。

一出门就看见了周上秋,“早啊!周上秋!”

“早。”周上秋边锁门边问:“你…这是怎么了?”

“我这两天被作业吸了寿命,我讨厌写作业,讨厌上学,更讨厌周一。”周格慢悠悠地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向电梯。

周格下意识地问:“对了,你吃早饭了没?我这里有吐司。”

周上秋对她礼貌地笑了笑:“不用了,我吃过了。”

周上秋对班级里的情况不是很了解,但是他依稀记得周格是个成绩很好的人,而且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种半*死*不*活的状态。

电梯到了,周格和周上秋一起走进电梯。

周格突然想起任务二,“周上秋!”

周上秋一惊,扭头看向周格,“怎么了吗?”

“我们两个住那么近,我们之后一起上学吧!”

“不要。”周上秋蹙眉,觉得这个女孩有点自来熟的可怕。

“你怎么那么爱说不要啊。”周格本来也没抱着成功的心态,就是突然想到想要试一试。

不抱以希望,就不会有失望;如果答应了,那便是赚了。

“好吧,那等会儿你就先走吧,不用等我,我慢慢悠悠地荡到学校去。

“没关系的,就算是我迟到了,你也不要因为没有和我一起走而感到自责,一切都是因为我昨天学习太努力了。

“我知道的,老天爷绝对不会辜负任何一个努力的小孩。我…应该…不会迟到的,可是我的旅途应该…会很孤独吧……”

周上秋静静地听着,没有任何表情也不想发表任何意见。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个女孩演戏。

好吧,看样子是失败了,还以为“不要哥”会吃这一套呢。

周格从电梯出来就慢慢悠悠地走着,正要打开吐司,打算边走边吃。

就看到刚刚已经大步向前走着的周上秋停下来了,“我可不想迟到。”说完转身就走了,但相较于之前而言,步子迈小了,步伐也慢下来了。

周格意识到周上秋是在等她一起走,于是立刻跑起来,跑到周上秋旁边,“周上秋,你要不要吃吐司呀!我这个里面还有桃子果肉呢,超级好吃的!”

“不用了,我吃过了。”

“好吧。周上秋你人真好,又帅又善良,嘿嘿。”周格贼兮兮地笑着说。

小样,我可是你“干妈”呀。这都拿下不了你?

“是吗…”周上秋自言自语道:“但愿之后你也这样认为吧。”

“什么?你喜欢咸蛋黄的吗?”周格困惑地抬头。

“不是!你听错了。看路!”周上秋用严肃的语气说着,还用手把周格的头拧正,“看路!”周上秋的语气更加严肃还有带有一丝的无奈。

“哦,知道了……那么凶干嘛呀……”说完周格就快步往前走,距离

离周上秋五步远的时候,换回自己的速度,然后扭头对他做了个鬼脸,还洋洋得意地说:“你好慢呀,你再慢点,小心迟到!”说完就扭头继续走,头也不回。

真是幼稚啊。周上秋在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时候笑了。

在吵闹中,嬉笑中,周格和周上秋到了学校。

周格刚进班级就看到耿小艺和向夏洲在争吵,“你们在吵什么?”

“格格,你来评评理,怎么有人可以在吃过一份早餐的情况下,吃别人的早餐!”看起来耿小艺真的生气了,还是不是跺脚。

“向夏洲!你幼不幼稚!”周格看到耿小艺这快急哭了状态,实在是没有办法念及之前向夏洲在原书中给她留下的好印象了。

“小艺,没事没事,我们不要理他。来,你家格格今天带了一整包吐司,我们吃,不给他吃。”周格搂着耿小艺回到座位上,转身时还瞪了向夏洲一眼。

耿小艺受到周格的维护后,便开始不受控制,肆无忌惮地哭泣,所以现在说话时还伴随着抽泣。

“格格,中午…我和你…一起吃饭,我不想…不想和…向夏洲一起了,我讨厌他。”

“好好,我陪你吃,不和他一起,好,不哭了哈。”周格耐心地安慰着耿小艺,然后瞥向一脸愧疚的向夏州。

瞧你干的好事!

与周格前后脚进入班级的周上秋,目睹了这一切。

没想到,这么幼稚的人还会有那么耐心的时候。

向夏洲还想说些什么,可是上课铃已经响了,无奈只好回到座位上。

向夏洲每次都想下课找耿小艺道歉,但耿小艺不是去上厕所,就是去办公室,说白了就是在躲着向夏洲。而且一定会拉上周格,并且要求周格,如果向夏洲接近的话,请务必让他滚蛋,因为她现在完全不想见到这个烦人的家伙。

就这样,一整天向夏洲都没办法和耿小艺说话,更没办法和她道歉,向夏洲开始着急了。

“现在知道着急了,之前干嘛去了?”周格站在向夏洲的后面,后背靠着墙。

“周格!周格我求求你,你帮我和小艺说一声我错了,我下次绝对不敢了。求求你了,她,她已经一天没有理我了……”向夏洲央求着周格。

周格也不忍心看到这对未成眷属的青梅竹马闹掰,还是决定还是帮一把。毕竟耿小艺也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幼稚的“小学生”。

“小艺现在不让我和你说话,而且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,也不愿意提起你,所以我只能在放学后帮你。你放学后在校门口等我,听到没?”周格双手环抱在胸前,语气不算友善地对向夏洲说。

“好!麻烦了你了,十分感谢。那小艺…她来吗?”向夏洲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,语气里还充满了懊恼与委屈。

你委屈个*d*e*r*啊!不是你自己犯*贱吗!

周格觉得很无语,无奈地叹了口气,说道:“首先我觉得她现在不想见到你,其次她现在需要冷静,另外解铃还须系铃人,你自己惹的祸自己搞定,我只是帮你让你认清自己的错误而已。”

周格说完就转身离开了,走了一段路后回头看了眼向夏洲。那蔫了吧唧的状态,真不像他啊。没办法,周格只能扭头回去了。

“格格,你放学和我一起走吗?”耿小艺边收拾书包边说,完全不想注意到旁边一个眼神里充满期待的向夏洲。

“小艺,抱歉啊,我放学后还有事,可能不能和你一起走了,而且你和我家的方向相反。”周格抱歉地笑笑,“总不能你送完我,我再送你,这样循环吧。”

“哈哈,那确实,那我就先走啦!拜拜!”耿小艺朝周格挥挥手,就转身走了。

周格也收拾好书包了,然后走到周上秋旁边,“周上秋,今天放学我有事,就不和你一起回家了,你自己注意安全。”

周上秋继续收拾着书包,什么话也没说,过了好一阵子才点点头。

周格察觉到周上秋情绪有些“低落”,就伸出手拍了拍周上秋的肩膀,“好了,别伤心,我回去之后带补偿给你,嘿嘿。”

周上秋愣了一下,抬眼看看周格,眼神里满是不解。

你在安慰谁?

周格就当周上秋同意了,况且她还有要紧事要解决,就先不顾周上秋的疑惑的情绪。转身走向向夏洲,戳戳他的肩膀,“别看了,‘望妻石’。走吧,过来解决你的问题,教你怎么追妻。”

话音刚落,向夏洲还没反应过来。愣了一下,便活跃起来了,“周格,这什么意思?是我理解的意思吗?”

哦呦,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反驳,看样子十有八九也是喜欢耿小艺了。

“就字面意思,别烦!”周格烦躁地挥挥手,就朝楼下走去,向夏洲立马追上去。

教室里的人逐渐走完了,只剩下周上秋一个人还坐在座位上,手里是刚刚收拾好的书包。思索了好一会儿,周上秋背上书包就走了。

【畅读更新加载慢,章节不完整,请退出畅读后阅读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