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 霸总争当我娃后爸 》何娜

试探

吕心悠的心猛地一跳,刘熙的另一边就是林浩宇,跟她换位置,不就坐到林浩宇旁边去了吗?难道刚才林浩宇给刘熙安排的任务就是跟自己换位置?

吕心悠下意识地问道:“啊?为什么?”

那一声“啊”的声音拔高了不少,听着有点突兀。

“啊什么啊!我茶水和酒喝多了,想跟你换个位置,方便我时不时出去上厕所。”刘熙笑着解释。

这事真的就这么简单吗?只是为了方便上厕所?

但她也不好反驳,因为林浩宇的位置就是在包间的最里面,刘熙靠近他的位置,并不方便出来。

吕心悠连忙起身:“熙姐,对不住,现在就跟你换!”

她和刘熙换了位置,就真坐到了林浩宇旁边。

以前做梦都想离他这么近,开会时目光就没从他身上离开过。

现在一坐下,她就听到自己的心跳一声大过一声,两只耳朵里全是“怦、怦、怦”,简直要听不到其他人说话了。

身边这人的存在感太强,她无法忽视。

她现在都后悔跟刘熙换位置了,为什么不让刘熙换到门口的位置去,那样最方便上厕所。

所以,刚才换位置这事,她想八成是林浩宇授意的。

她只能一遍一遍在心里大骂他心机男、渣男,来平息自己挨着他坐时的心神。

看到林浩宇放下筷子,转头面向她,一本正经地对她说:“并购项目的资料看得怎么样了?”

吕心悠深吸一口气,抬头认认真真汇报:“副总,这个并购项目并不是最紧急的项目啊,我在看最近要出差做尽调的的项目资料,那个比较紧急。”

林浩宇:“嗯,并购项目并不紧急,但是是今年公司的重头戏。我记得你以前没有做过并购案,是不是有空多学习一下这方面的知识?”

吕心悠:“好的,副总,并购案我有空一定认真看。”

她不想跟林浩宇辩驳,其实她在那个被他踢出去的IPO项目之后,做的就是并购案,只是做的项目收尾的工作。

林浩宇:“有什么看不懂的地方,可以直接问我。拟被收购的公司是我们的大客户指定要求收购的,公司高层都很关注这个项目。”

吕心悠连忙点头:“好的,谢谢副总,若是有什么问题,一定第一个向您请教。”

她这么说着,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。有什么问题,我还不如去问宁一鸣。

问你?到时候不会被骂才怪!想当初,IPO项目上,他不允许任何人犯一丁点的错误,哪来的耐心解答下属提出的基础问题?他都是一句话回答:这问题还要我花时间教你吗?那书本、百度都是做什么的?

她想,他下属的学习习惯,估计都是这么被他逼出来的。不懂的,永远是让你自学。

林浩宇继续叮嘱她:“这种被指定的并购案,说容易也容易,在执行的过程中,会有中介介入,但公司作为收购方,资产置换安排、作价方法、债务安排、房地产所有权、知识产权等权属处理以及企业高级管理人员的安排等问题,最后的决策权在公司,我们要根据中介提供的充分必要的法律可行性分析,设计、筹划资产置换的最佳方案。”

这句话吕心悠倒是听得认真,仔细地记在心里。

她以前作为律师,涉及的并购案业务中,所提供的服务是为企业并购起草、制作或审核验证相关法律文件,并出具法律意见书。但这些在整个并购案中只是一部分,可以说是个配合的角色,重要的还是券商负责的那部分,资产置换安排、作价方法、债务安排等。而这些,林浩宇比她的确在行。

刘熙上厕所回来了,往原来吕心悠坐的位子一坐,对着吕心悠狂发感叹:“哇塞,就这么点功夫,老板还给你讲工作啊!”

吕心悠一头黑线,“老板不给我讲工作,那该讲什么?”

刘熙尴尬地点头一笑:“啊,他刚才跟我也是讲的工作!老板真敬业!”

她说话的过程中,看到林浩宇摇头,又去看吕心悠,眼里有那么点无奈的表情。

吕心悠憋着一点笑意想,他肯定也是被他手下这枚太解风情的红娘干将折腾得没脾气了。

这顿饭,吕心悠倒是没怎么喝酒,她因为坐在林浩宇旁边,来敬酒的人都跟林浩宇喝去了。

饭毕,吕心悠面色正常,丝毫没有醉酒的样子,而林浩宇对于前来敬酒的人回敬的酒却是实打实地喝了。这会儿,他脸颊染上了醉酒之后的红晕,呼吸之间也夹带着浓浓的酒气。他靠着椅背闭目休息,有些不清醒,对于前来打招呼要离席的下属,只是吩咐刘熙招呼他们。

吕心悠看他喝醉的样子,想正好可以趁机走了。她拿起身后的背包,起身,确在转身的一瞬间,被人用手扣住手腕。

她转过头来,看清楚拉住他的人居然是林浩宇!

她胳膊抖了两下,想甩掉那只手,却被拽得更紧了。

刘熙见此情形,笑嘻嘻地叮嘱吕心悠:“Sherry啊,副总是想你送他回家。这事,就拜托你了哈!”

吕心悠一听,急了:“我不知道副总住哪里啊,怎么送他回家!”

“哦,我告诉你,等会儿就把副总家的地址告诉你。”她说着,赶紧在手机上一顿操作,吕心悠的手机立马发出收到信息的提醒声音。

“还有啊,副总家是指纹锁,他的右手拇指和食指都可以开门。”吕心悠正想说她没有副总家钥匙的时候,刘熙直接甩出这句话堵住了她的嘴。

吕心悠顿时哑口无言。

“可是我搬不动他啊!”吕心悠最后扯出这样一句话。

没等她说完这句话,刘熙还有包厢里的其他同事都消失无踪了。

吕心悠:“倒是留个人帮帮我啊!”

她无助又无奈地对着包厢门口看,真的都是什么人啊?!

看到服务员进来收拾餐盘,吕心悠便问道:“请问这桌的账结了吗?”

服务员笑着点点头,“有位女士已经结过账了,是她通知我们进来收拾桌子的。”

吕心悠无奈一声苦笑,肯定是刘熙干的,她结账走人,故意把林浩宇留给自己来招呼,还把其他同事清走了。

而这一切,很可能都是这位已经醉得迷迷糊糊的男人指示的。

想干嘛?被我睡吗?

吕心悠一声讥笑!

三年前或许对你还存在一丝幻想,但从你甩给我20万的那一刻起,幻想是断然没有的。时至今日,我已不是无知的脑残少女,会为你的美色所获?做梦吧!

她在打车软件上叫了一辆车,等车的功夫,跟周莹莹在微信上聊起来了。

【柚子】:在吗?

【萤火虫】:在,来啦来啦!刚把你女婿哄睡着了。

吕心悠一看“女婿”二字,知道周莹莹是在说她儿子。而当初自己劝她不要打胎的时候,就随口一说“你要生的是儿子,我生的女儿,咱们就定个娃娃亲”,没想到还真被周莹莹当成闺蜜之间的约定,在她面前,周莹莹经常一口一个“我儿媳妇”、“你女婿”的称呼两个孩子,似要将这随口胡诌的话,实践起来。(定娃娃亲在第10章)

吕心悠真是哭笑不得。

闺蜜之间,就是这样,无所不谈,无所禁忌,还恨不得将这份感情延续到下一代。

【柚子】:你知道吗,今天部门聚餐,林浩宇居然把自己喝醉了,让我送他回去!

【萤火虫】:什么情况?咱俩视频说!

吕心悠看了一眼旁边座位上醉得迷糊的人,本想回复一个“不行”,屏幕上却直接跳出了周莹莹的视频邀请。

吕心悠果断挂断了。

【柚子】:视频不方便,林浩宇就坐在我旁边。

【萤火虫】:他喝醉了,你怕什么?!

【柚子】:万一他是装的呢?你不知道,他居然让秘书把在场的同事都清走了,就留下我一人,让我送他回家。秘书还不忘告诉我他的住址和开锁密码。

【萤火虫】:这是什么狗血剧情?难道他转性了,打算追你?愿意被你泡?

【柚子】:你也觉得他这操作很不可思议,是吧?!

【萤火虫】:何止!简直像天上掉下来一块馅饼,砸你头上了!

【柚子】:什么馅饼啊,我看他又是在预谋什么!坏心思没人比他更多!

两人正聊得起劲,吕心悠的手机上突然跳出一个陌生来电。

应该他是订的出租车司机打来的电话。

吕心悠赶紧接通电话。司机说大约两分钟内到。

【柚子】:不跟你说了,我订的车到了。

跟周莹莹交代完,她找了一个餐馆的男服务员,两人合力将林浩宇扶上了出租车。

吕心悠在下单时就选了林浩宇的住址作为终点目标,司机见人上车,车门关上后,脑海中像有全市详细地图,也不看打车软件上的导航,很快将车开上了高架。

出租车上。

吕心悠抱着背包。她本身是不善言辞的类型,特别是对于陌生人,而出租司机也是一言不发,沉默开车,周遭静得很。

她侧头,看着车窗外、这座城市浮掠而过的夜景,心里想的,却是三年前,一模一样的场景。

三年前,他也是醉酒,她将他小心地放在出租车后座,自己也坐在后座,让他的脑袋靠在自己肩膀上,宛若珍宝似的小心看护。

而这次,他醉酒,她直接将他塞进后座,自己去了副驾驶,随便他脑袋随着车子的颠簸而上下起伏。她想,最好司机师傅再来个急刹车,这样后座的人说不定就惯性地从后座上滚下去。

然而,这位司机是个老师傅,开车很稳,一路上急刹车并未出现,很本分地将他们送到了目的地。司机见她一个女孩子要照顾这个一米八大高个,着实不容易,还答应将车开到了林浩宇所在的楼栋门口。

林浩宇的住处滨江花园正是位于申城的繁华地带,临江而建,全小区都是大高层。这小区她是知道的,只有非富即贵的人才住得起。看来,他已是妥妥的富豪了。

小区门禁森严,出租车到小区门口的时候,还被拦了一下,吕心悠请门卫看了一眼后座的林浩宇后,门卫确认是业主后才放行。

车直达楼栋门口时,吕心悠让司机稍等一会儿,她去楼栋大厅找来了物业管家帮忙,把林浩宇扶到他家门口。物业管家服务态度超好,问了吕心悠业主名字和户号,再去出租车上确认了是业主本人后,就笑盈盈地答应帮忙了。

吕心悠和物业管家将林浩宇扶进电梯里,准备按所在楼层,却发现这电梯设有权限,非本栋的业主还乘不了电梯上去。幸好有物业管家在,帮忙刷了权限卡,电梯才启动。

这高档公寓的电梯间,不仅宽敞,还收拾得干干净净,轿厢的四壁像镜面一样干净,连个多余的指纹印都没有。

出了电梯,是一段干净的大理石走廊,沿着走廊往前走,就到了公寓门口。

物业管家帮忙把林浩宇送到了他家门口,吕心悠将林浩宇的右手拇指按在门锁上的指纹感应区,门“叮”的一声开了,她对物业管家说了声谢谢,将林浩宇拖进了屋子,关上了门。

林浩宇的公寓是一间三百多平方米的超大平层,三面落地窗,窗外便是视野开阔的江景。

她在玄关处踢掉鞋子,智能家电系统自动打开了灯,屋子太大,更显得室内空荡荡的,缺少人气。

她把林浩宇扶到床边,将他往床上一丢。开了中央空调。

林浩宇一倒下去,嗯哼了一声,就开始打呼噜,那样子真像个智商欠了费的大傻个。

吕心悠终于忍不住,往林浩宇耷拉在床边的小腿上踢了一脚。谁让你算计我,让我一弱女子送你回家!

被踢一脚的林浩宇居然没什么反应。

她解恨地再踢上去一脚。这一脚不偏不倚地踢到了林浩宇两小腿之间,等她收腿的时候,发现腿一下被林浩宇的双腿夹住了。

吕心悠一个不稳,“啊”的一声,向前趔趄,直接摔倒在林浩宇身侧。

她都不敢睁开眼,一下连气都忘了喘,直接把头埋在松软的蚕丝被里。

千万别酒醒了啊,如果他发现有人趁他酒醉之后殴打他,不知道会不会恶意打击报复?

过了半晌,没听见动静,吕心悠在惴惴不安中,抬起了头,看到睡熟了仍在打呼噜的林浩宇,她无声而绵长地呼出口气。

吕心悠轻轻地爬到床边才站起来,这回她没再踢他,而是弯腰帮他脱了鞋子,又盖好被子。站直身后,她心情复杂地叹口气,退出了房间。

恰在这时,她背包里的手机响了,她赶忙掏出手机,是周莹莹打来的,她按灭了,打算等出门后再打回去。

她没有好奇地去打量那栋与平民阶层格格不入的大公寓,径直出了门。

听到门口处传来的关门声,林浩宇睁开了双眼,挣扎着坐了起来,他伸手揉了揉小腿肚。

卧靠!这女的怎么这么猛,再踢一次,我明天就真的该带伤上班了!

【畅读更新加载慢,章节不完整,请退出畅读后阅读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