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 霸总争当我娃后爸 》何娜

5. 周子衿

她把这个电话号码连同名字一起存进了手机通讯录。

吕心悠想着车可能很快就会过来,她赶紧换好了一件白底碎花的连衣裙,夏天热,她便没有化妆,只是重新洗了脸,然后拍了点爽肤水,便换上一双不算高跟的高跟凉鞋,背上链条小包,拎着一把雨伞出门了。

当她撑着伞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,便感觉到包里的手机震动了。

她赶紧掏出手机,一看,是周子衿打来的。

吕心悠愣了一下,带着一点忐忑的心情,按下了接听键,手机里很快传来一道陌生却让人如沐春风的声音:“你好,是吕小姐吗?我是慕启辰的同学,现在我坐的车已经到你的小区门口了。”

吕心悠不假思索地回答道:“我已经在小区门口了。”

周子衿笑着说:“你朝马路对面看,我的车停在你小区对面,司机说这里不好调头,你可以走到马路对面来吗?”

吕心悠撑伞站在雨中,视线透过昏暗的雨幕,穿过密集的车流,朝马路对面望去,果然捕捉到一辆蓝色的出租车停在那里,车子打着双闪,后座的车窗摇下,一个带着边框眼睛的清隽男生伸出一只胳膊,正笑着朝她招手。

她立马招手,并在电话里回应:“好的,麻烦等我两分钟,我现在过马路。”

挂了电话,吕心悠走到前方的十字路口,等了会儿红绿灯,才过马路。

拉开后车车门的时候,看到坐在后车坐上周子衿,吕心悠犹豫了一秒钟。她还没有跟一个陌生男生坐得这么近过,心里有些微的恐慌。但车门已经拉开,自己好像也没有退路了,只能收了伞,硬着头皮坐进去。

吕心悠在后座坐定,把小包搁在并紧的双腿上,雨伞收拢放在脚边的地上,然后她才转过头,对着身侧的周子衿笑着说道:“谢谢周先生过来接我。”

“不用客气,顺路的事。” 周子衿笑着回应道,然后他对前排的司机说道:“师傅,可以走了。”

车子启动,汇入雨幕下的车流。

吕心悠道完谢,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她一向不擅长于跟陌生人聊天。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和紧张,她转身看向车外。车窗外雨声潇潇,雨水沿着车窗玻璃缓缓滑落。

周子衿的手机开着导航,司机按照他手机的导航往目的地开着。

他侧过脸,看着身侧的女生。她穿着一件齐膝的修身连衣裙,白底点缀绿色小碎花,像初春绽放在枝头的一抹新绿,清新淡雅。乌黑的长发扎了个低低的马尾,一缕发丝遮住耳边。只是她双手紧拽着包带,双腿并拢,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,扭头看着窗外,这些细微的动作暴露了她的局促不安。

“在看什么?”周子衿出声问道。

吕心悠其实并未专注看窗外的雨,一下就听到身后男人清越的声音。

她回过头来,对上一双清亮的黑瞳,眼睛睫毛也跟着局促地忽闪了两下,“我好像都没有仔细欣赏过路边的街景,说来好笑,我在这里都住了一年多了。”

对面斯文儒雅的男人轻笑着说道:“看来你行情不错。”

吕心悠一脸诧异他的回答,便追问道:“怎么说?”

“无暇欣赏身边的风景,说明你工作忙碌,这不是不缺工作的表吗?”

吕心悠被这个说法逗笑,“这么郁闷的话,都能被你解读出积极的一面,让人听着开 心。”

“如果吕小姐的坏情绪都能被我一句话自愈,那真是我的荣幸。”

两人相视一笑。

车内紧张而局促的氛围因为这一笑,轻松了不少。很快,两人便熟络起来。

“周先生是做什么职业的?”

“你猜。”

“这是个游戏吗?”

“如果吕小姐想当游戏玩,我很乐意奉陪。”

“那彩头呢?”

“吕小姐想要什么彩头?”

吕心悠想了半天,对于一个刚认识的男生,好像问得太多不是很礼貌,但自己刚才似乎就犯了这一禁忌,还好,这人看起来没有表现得很抵触,他应该是个大方爽朗又很照顾对方情绪的人。

“彩头就是,输的人答应赢的人一个要求。”

周子衿挑眉,“什么要求都可以?”

“嗯,只要不违法的都可以。”

“这个范围有点大哦。”

“要是对方实现不了,可以要求换一个吗?”

“可以,这是提要求的前提。”

“那好。”周子衿笑着点点头。

“那我现在猜啦。周先生的职业,是医生。”吕心悠说完,一副期待答案揭晓的模样看着这个充满亲和力的男人。

周子衿笑而不语。

“我到底猜对了吗?周先生。”

周子衿不急不慢地回答:“身边的很多人,都叫我周医生。”

吕心悠笑了,答案很明显,她猜对了。

“人们都说,最不想见到的就是医生,吕小姐不要这么看待我。”

明明是很平常的语气说出来的话,吕心悠却被逗乐了,“有没有人说,周医生你很风趣啊?”

“我平时的工作就是给病人看病,整天忙得没时间吃饭,有空这么轻松地坐着聊天的机会,很少。”

“看来,咱俩还真有点像。”

“很高兴跟吕小姐成为朋友,不介意的话,加个微信?”

周子衿说着,便打开手机的微信界面,调出个人二维码,递到吕心悠面前。

“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吕心悠扫了周子衿的微信二维码,加上了他的微信。

周子衿通过验证,看到了她的微信名,笑着问道:“你的小名是柚子吗?”

“嗯,莹莹他们都这么叫我。”

周子衿低头打字,给她修改了备注名。

吕心悠也同时留意到了周子衿的微信名:周子衿。

没想到一个让她感觉到很风趣的人,微信名居然这么刻板。

“你的微信名怎么这么正经?”吕心悠婉转地问道。

“我的微信上大多数都是病人家属,这样方便他们想咨询的时候随时找到我。”

“没想到周医生既敬业又这么细心,连这么小的细节都注意到了!”

周子衿莞尔一笑,“难得被美女夸奖,我女朋友老控诉我是个工作狂。”

他说完,低头开始处理微信上的消息,并未觉察到吕心悠那瞬息僵住的表情。

这么好的男生,怎么就名草有主了!

前面他们聊得那么开心,一个“女朋友”把她对他的好感瞬间打消了,又回到了陌生人的距离。

这下,吕心悠想跟他聊天的欲望也没有了。

她身体挪了挪,靠在后座椅背上,闭上眼睛,假装睡觉。

不想跟人聊天的时候,她都会使用这一招,就是再聒噪的人,也会立马停下来。

二十分钟后,车到了目的地。

吕心悠在听到周子衿的手机导航提示到达梦想广场时,也假装醒来了。

她睁开眼,便对上周子衿看过来的探究的目光。

吕心悠把身体坐直,有些心虚地问:“是到了吗?”

“嗯,刚到。本来打算叫醒你的,没想到你正好醒了。”

吕心悠尴尬地笑着说:“真巧。”

两人下了车,径自往周莹莹预订的餐厅走去。

梦想广场是市区新开的高端综合体,吸引了很多大牌连锁店入驻。周莹莹预订的那家火锅店,吕心悠早就听周莹莹说过多次,大众口碑很好,味道独特,,一直也找不到机会来吃,没想到今天她真定在这里,给周子衿接风。

下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下的雨,绵绵不绝地下到了现在,雨势还没有减小的趋势。今夜的梦想广场人流量也受到了影响,他们走在商场里,放眼望去,只有寥寥数人在里面闲逛着。

他们行色匆匆地到了餐厅门口,问了前台的服务员,顺着服务员的指引找到了周莹莹所在的座位。

吕心悠和周子衿和周莹莹及男朋友慕启辰打了招呼之后,便在对面的位置坐下。

锅底已经上桌,是周莹莹先前就点的鸳鸯锅底,吕心悠想估计是考虑到周子衿不能吃辣,其实她自己也不喜辣,但今天的聚餐明显是为了周子衿,自己只是顺便来蹭吃了一顿。

桌上的空地都摆上了涮菜,餐桌一侧的四层木架上也摆满了,肥牛、毛肚、羊肉、猪肉和虾滑等各色荤菜都有,还有一些手打牛肉丸、鱼丸等若干蔬菜。

周莹莹拿着公筷下菜,一盘肥牛卷和羊肉,三分之二落入了红汤的锅里。

吕心悠发现了,问道:“哎,为什么不对半分?”

“你晚上吃不下太多肉吧?”

吕心悠一脸蒙圈,随即明白过来:“你们三都吃辣啊,就我一个人不吃辣?”

周莹莹点点头。

“你们不用迁就我的,现在为了我一人,点了鸳鸯锅,弄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。”

“周医生吩咐的,要照顾到你的口味。”周莹莹说着,还朝吕心悠瞟了一眼。

“周医生太客气了,真的不用照顾我,我无所谓的,随你们的口味就好。”吕心悠说。

“我也没做什么。而且,我最近上火,本应该吃清淡点的。”周子衿说着,还抚了抚右侧脸颊。

“真的吗?”吕心悠狡黠一笑,“那周医生今天就陪我一起吃清汤火锅了。”

男人顿时一怔,随即笑了起来:“应该的。”

吕心悠看得出来,周子衿为人温和周到,与他相处,总能给人春风拂面的感觉。然而,这样好的人,他有女朋友了,与自己注定没关系。

周子衿和慕启辰是高中同学,两人虽然在网上时不时联系,但工作不在一个市,好长一段时间未见,现在见到,立马聊了起来,直接把两位在场的女士忽略了。

周莹莹和吕心悠在公开的场合有悄悄话聊的时候,都会选择在微信上打字,即使两人是紧挨着坐着。

这回有周子衿和慕启辰在场,周莹莹朝吕心悠晃了一下手机,吕心悠便懂了,俩人毫不犹豫地选择低头打字,聊了起来。

【萤火虫】:周子衿怎么样?

【柚子】:什么怎么样?

【萤火虫】:你跟周子衿相处了一路了,对他什么感觉?

【柚子】:他就是你给我介绍的靠谱男人。

【萤火虫】:是之一。

【柚子】:你介绍男人之前,能不能先经过筛选啊,他有女朋友呢。

【萤火虫】:我当然事先摸过底,他女朋友正在跟他闹分手呢。所以,现在正是你介入的好时机。

吕心悠给她发了一个擦额头上汗的表情。

【柚子】:我是接盘侠吗?

【柚子】:再说了,正在闹分手,也不代表就一定会分手。我都见过你跟你家启辰闹过好几次了,每次僵持不到两天,就又变得如胶似漆。

【萤火虫】:举例子,干嘛要捎上我。你这是人身攻击!

【柚子】:对不起,我不是那个意思,但我俩都熟的人里,也没其他可选的例子啊。

【萤火虫】:我给你说,听启辰说他家家世挺好的,他自己是一名医生,这么的人,你上哪里找去?你就把他当个储备人选,先联系着。说不定,过不了多久你就有机会了,这么好的男人,错过可惜了。

【柚子】:我谢谢你的好意。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的情况,我爸妈都是农民,这么好的家庭会瞧得起我家这样的?再说,我和他,现在都处在情感的敏感期,不适合展开新的恋情。

【萤火虫】:你说这么多,归根结底,你还是放不下那个渣男?

【柚子】:放不放得下,我都要时间缓冲。

【萤火虫】:那行吧,别在人面前表现得太颓废。

【柚子】:我以为你是叫我来喝酒的。

【萤火虫】:喝酒,可以啊,反正我和启辰今晚要单独出去约会的,你到时候喝醉了,我就让周子衿送你回去。

【柚子】:我突然发现要重新认识你了。

【萤火虫】:怎么了?我一直没变啊。

【柚子】:我发现你不仅貌美如花,还智商高。

【萤火虫】:怎么听着不是在夸我。

【柚子】:我有求生的本能,不能讲你坏话。

周莹莹发了一个揍人的表情包过来,吕心悠回了一个求饶的表情包。

四个人聊天的工夫,火锅已经在翻滚了。

吕心悠埋着头,从清汤火锅里捞出牛肉卷,蘸一下味碟里的调料,送进嘴里。吃着有些烫,舌头痛了一下,她拿过椰汁喝了一口。

周莹莹看了她一眼,这人光顾着自己吃,餐桌上跟周子衿没有半点交流,真把自己的好意浪费了。她用眼神盯着吕心悠半晌,想提醒她。然而,那人像是没看见一样,还自顾自地吃起来。

“给周医生夹点菜。”周莹莹小声说着,还用胳膊肘推了推她。

吕心悠抬眼,睁着一双似眼睛看着她,似在说:“知道了。”

然而,她回头看着身侧的周子衿,说道:“周医生,你想吃什么口味的菜,自己夹啊。”

周莹莹被吕心悠的反应,一下惊得下巴差点掉了。

不好当面说她,周莹莹便拿起手机,发了一条微信过去。

【萤火虫】:不想跟他发展对象,也不用撇得这么开,连朋友都不做吧?”

吕心悠看见手机震动了,拿起来一看,是周莹莹发来的。

【柚子】:信了你的话才怪。我可没见你给周子衿夹过菜。

周莹莹看到了吕心悠的回复,终于消停了,不再做撮合他俩的事。她很明白,那宋医生就是再好,偏偏这姑娘就是个死心眼,其实心里一直没有放下那个男人。

这顿饭终于在没有任何目的的气氛中吃完了,吕心悠也松了一口气。

周莹莹跟着慕启辰去结账,留下周子衿和吕心悠在座位上等待。

然而,两人坐等了半天,也没见到结账的周莹莹和男朋友回来。吕心悠一看手机,才看到周莹莹几分钟前发来的微信。

【萤火虫】:柚子,我和启辰先走了,今晚不回。已经拜托周子衿送你回家了。

吕心悠一看这消息,被气笑了,这家伙都敢这么悄无声息地放人鸽子了。

她看了一眼还在低头处理手机上消息的周子衿,说道:“周医生,我们走吧。”

周子衿抬起头来,“好,走吧,我送你。”

吕心悠笑着摆摆手:“不用了,周医生,我们应该不顺路。”

周子衿一脸疑惑:“吕小姐不是要回家吗?我顺路送你。”

吕心悠心虚地僵笑了一下:“晚上吃得有点多,想走走消化一下。”

周子衿轻笑着说:“我也是。正好陪吕小姐逛逛。”

吕心悠发现,今晚无论如何,都逃不掉周子衿的热情周到。她想,即使没有周莹莹的嘱托,就凭目前对周子衿的了解,就算自己更过分的要求,他应该也不会拒绝,也一定会奉陪到底,直到把自己安全送到家。这大概就是他的优越家庭和良好家教熏陶而出的一种自发的责任感,而不是被动的迁就。

吕心悠没再拒绝,拿好背包和雨伞,与周子衿并肩走出餐厅。

两人在商场内走了两圈,直到被周子衿手机的提示音“车已经叫到”打断,才停下脚步。

周子衿问道:“吕小姐,我叫的车刚到,不如现在返回?”

吕心悠这才想起,今天下雨,车并不好打,而周子衿早就考虑到这一点,所以早早地打车排队,在两人散步时也顺便在等车来。

他真的是好细心啊!

两人走出商场,便看到出租车等在路边,打着双闪灯。他们还是如来时那样,并排坐在后座。

雨夜,道路上的车辆并不多,出租车很快就开到了吕心悠所在的小区门口。

吕心悠下车,撑起伞,遮住低头走进雨中,再回头跟车上的人道了声再见。

周子衿点了一下头,叫她注意安全。

周子衿透过沾上水珠的车窗玻璃往外看,那道身影已经踏着雨水小跑进了小区,他才对司机了句“可以走了”。

夜已经很深,又是下雨天气,整个小区安静得听不到一点人声。

吕心悠到家之后,受不了自己身上的火锅味,赶紧洗了澡,换了一身干净的睡衣。

才躺下,她就收到了周子衿报平安的微信消息:我到家了。

吕心悠看着消息,笑了,这人真的是个无论做什么都让人觉得很妥帖的人。

本文转自晋江文学城,原文地址:https://my.jjwxc.net/backend/managenovel.php?novelid=6945326&jsid=57874040_336632901

【畅读更新加载慢,章节不完整,请退出畅读后阅读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