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 长夏来信 》宋春禾

7. 长夏

两份作业实在耗费精力,宋听眠头一回过了零点才睡。

第二天差点迟到,睡眼惺忪的顶着黑眼圈出现在教室时,贺明和陈曼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她。

贺明:“靠,学霸,你是偷偷熬夜学习打算内卷所有人吗?”

陈曼:“听眠用得着熬夜学习吗?她学一小时顶我们三小时好不好。”

宋听眠尴尬一笑:“没熬夜,就是写完作业有点晚了。”

贺明突然明白了:“你是帮江烬写作业?”

宋听眠点点头。

贺明惊了:“靠,我昨天听他那么和你说,还以为是开玩笑,没想到他真让你写啊!”

宋听眠又点点头。

陈曼也觉得很离谱:“听眠,你怎么没有和恶势力抗争啊?这就答应了?我给你讲,这种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,你可别因为不敢拒绝,就成了冤大头啊!”

宋听眠很是无奈:“我拒绝了。”

她确实拒绝了,还拒绝了不止一次。昨天放学前江烬那几张试卷,在桌子上被推来推去的,都快破了。最后还不是在他那冷的吓人的眼神下,默默将卷子收进了书包。

叹了口气,宋听眠如实道:“我怕他打我,就只能答应了。”

贺明看她天真无邪的模样,忍俊不禁:“不至于,他们六中的虽然喜欢打架闹事,但肯定不会打女生的。毕竟他们道上混的,有自己的规定,”

陈曼:“贺明说的对,我看江烬不是那种打女人的人。再说了,咱们一中纪律严明,又不像六中那么乱。我估计他就是吓唬你,你可别当真。”

宋听眠点点头,话虽没错,但回想起昨晚江烬最后看她的眼神,还是有点不寒而栗。

她疲惫地眨眨眼睛,将江烬的作业从书包里掏出来,夹着找他的八十块的零钱,整齐地摆在了桌子上。

江烬还没来,看样子是会迟到。

早读铃声响起,还在走廊外的同学们纷纷拔腿跑回了班里。

江烬不急不缓,刚从楼梯口的转角上来,恰好和从办公室出来的李玲碰了个面对面。

一见他还像散步似的,李玲气不打一处来,脸色黑了:“江烬!没听到早读铃响了!还在这墨迹什么!”

江烬神情恹恹,很是敷衍的哦了一声。他没加快脚步,继续用着自己的节奏往前走着。

李玲想起昨天刚来就逃课出去的事儿,更恼了,厉声叫住了他:“江烬,你给我站住。”

江烬停下脚步。

李玲:“你现在是一中,把你那些在六中的坏风气都给我收起来!吊儿郎当的什么模样,校服也不穿好!”

说着话,李玲上手去扯江烬校服的拉链。

江烬最讨厌别人居高临下的指责,李玲这一下,将他惹恼了。

他不耐烦地躲开李玲的手,像是碰到什么脏东西似的,往后退了一步。

“六中什么风气?”他问,眼底染上了一层戾气,嘲讽道:“李老师,你们一中清高,风气正,到头来还不是收了我爸的钱。”

李玲愣了一下,没想他会这样说话:“江烬!你——”

江烬:“我什么?”

“看我不爽?怎么着,要不给我办个退学?”

“你敢吗?李老师。”

江烬比谁都清楚,江白诚将他送进来是花了大价钱的,这学校就算再怎么纪律严明,李玲再怎么不喜欢他这种不学无术的学生,也不可能退他的学。顶多就是看他不顺眼的时候,说上几句罢了。

李玲脸色变得极其难看,但江烬说的没错。

她不敢。

他背景雄厚,她管过头了,反而会丢了自己的工作。

见李玲半句话都说不出来,江烬冷笑一声,挑衅地看了李玲一眼,走了。

江烬进教室时,已经开始早读了。他是从后门进去的,没和台上的老师打招呼,就那样直接进来坐在了位置上。

宋听眠正闭着眼背英语单词,一个音一个音的拼着,拼到中间突然卡壳了,反反复复说了几遍后,她眉头一皱,睁开眼看书,却后知后觉发现旁边多了个人。

她瞥一眼江烬,也不知道是谁招惹了他,表情凶巴巴的。抿了抿唇,宋听眠决定不打扰江烬,只是用手指了指他的桌面。

但因为动作有点儿小,江烬没看到。

看他没反应,宋听眠尝试着把手又他那边伸了伸。

江烬偏过头,睨她一眼:“做什么?”

“桌子。”宋听眠小声道。

江烬顺着她的示意看去,只见桌上放着几张卷子。

他随手翻了下,瞧见中间夹着的那张上贴了一张樱桃形状的便利贴。

宋听眠在上面写道:

【江同学,你的作业我写完了,找你的钱夹在里面。】

【之前的事一笔勾销吧,以后我们还是好同学。】

末尾,她还画了小笑脸,以示友好。

江烬看了一眼,随手扯掉便签,没说一句话。

宋听眠当他这是默认,没再做声,将昨天的钢笔拿了出来,准备默写单词。可还没写完一个,她就感觉到旁边有一双眼睛盯上了她。

笔尖一顿,宋听眠侧头去看,却有一丝碎发垂下挡住她的视线。她抬手拨开,顺势捋到耳后,看向江烬时,这才发觉他的目光其实是落在她手里的笔上。

正有些不知所云时,江烬开口了。

“笔不错。”他评价道,收回视线,坐直了身子。

宋听眠抿抿唇,只觉得有些奇怪,但也没多问,继续背起了自己的单词。

*

宋听眠本来觉得,江烬今天还会做些出格的事儿。

但她想错了,今天的江烬意外的乖巧。没问她哪个老师脾气好,没逃课,发下来的卷子和布置的作业也没丢给她,只是扫一眼就塞进桌兜里然后继续埋头打自己的游戏。

学校里有很多人都对江烬很是好奇,课余时间难免不去八卦。

不知道谁从哪儿搜刮到一些江烬在六中的事迹和一些照片,匿名分享到了班里没有老师的q q小群里。

宋听眠上课从来都不带手机,其实对此是一无所知的。

直到下午第二节体育课后,陈曼拉着宋听眠去了水房。

说是天热,想洗把脸。但刚进水房,陈曼就神秘兮兮地将宋听眠拽到了里面的位置。

“听眠,给你看个好东西!”说着话,陈曼四处张望,确保水房只有她们两个人后,将手机从校服口袋里摸了出来。

戳亮屏幕,点开q q,陈曼将手机朝宋听眠那边偏去。

宋听眠不明所以,只见陈曼点开了一个视频。

正在加载中的圈圈绕了一会儿,宋听眠看到了江烬。

视频里的江烬留着和现在截然不同的寸头,穿着六中的红色的短袖校服,正肆意奔跑在篮球场上。

日光倾撒,落在镜头前,有一道道黄色的光晕,偏巧衬在他飞扬的发丝上,平添了一丝朦胧感。而他往前奔跑时,镜头也随着跟去,有点儿像青春电影里的片段,围着篮球场的女孩们开始一声声喊着江烬名字。

若不是陈曼手机声音放的小,那些呼喊声,此刻一定是震耳发聩的。

陈曼啧了一声,指指江烬跳起来投球时的画面:“没想到江烬看着瘦,竟然还有肌肉,你看这个手臂线条,真性感啊……”

宋听眠看着江烬投球,不知道陈曼为什么会把一条手臂和性感这个词搭在一起。也不明白,不过是一个江烬打篮球的视频,为什么陈曼却说是好东西。

她非常不解。

陈曼见宋听眠没反应,胳膊碰了碰她:“听眠,你怎么不说话?是被江烬给帅傻了吗?”

宋听眠张张嘴巴,正想答话的时候,水房门口突然传来了脚步声。

宋听眠和陈曼双双抬头。

只见视频里的那位正主儿,两手插在兜里,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。

陈曼倏地收起手机,像是上课被老师抓到在摸鱼,双手直接背到了身后。

宋听眠莫名也有些紧张了起来。

毕竟在背后讨论别人不是一件好事儿,虽说没说什么坏话,但被正主撞了个正着,也确实有点尴尬,哪怕她们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。

好在,江烬只是睨了她们一眼,表情淡淡的,没说什么,径直走向了水槽。

陈曼尴尬地一笑,率先打破尴尬的气氛,“江、江同学,来洗手啊?”

江烬:“嗯。”

陈曼还在尬笑,脸上的表情都快僵住了:“那你洗着,我们、我们先走了。”

说着话,她一把牵住了宋听眠的手,准备溜之大吉。

可就在宋听眠即将跟着陈曼踏出水房,和江烬擦肩而过的那瞬,他却突然喊住了她。

“宋听眠。”

宋听眠脚步一顿,回头看他,只听江烬提醒她:“裤子脏了。”

裤子脏了?

宋听眠下意识低头看,没看到什么。旁边的陈曼倒是先反应了过来,身子后仰着看了一眼她的身后。

“听眠!”陈曼惊呼一声,一把将她拉出水房。

“怎么了?”宋听眠还有点儿不知所云。陈曼啊呀了一声,用着气音小声提醒她:“你、你那个来了!!”

宋听眠的脑袋嗡地响了一声。

【畅读更新加载慢,章节不完整,请退出畅读后阅读!】